林空鹿饮溪

看文小号

【昕博】命运之路【中长完/真的不是虐】

DreamJW_深陷昕博玘皓:

终于磨蹭完了,写的我有点精分了……其实是四个结局吧【望天】这个其实欧亨利原作更明显可以看的出来
前三个结局本来我想写的还要虐,但是……后来没忍心。
我想把四段分开了的,不过那样大概更看不懂了。
其实第一篇是最看不太懂的,后面有说晚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真的有点受不住了,就先不修缮了
依旧架空!!!!ooc
有獒龙玘皓胖雨,还有各种疼方博的


嘤,刚刚有姑娘和我说博的生日不是这个,宝宝一直就记得这个抱歉😭如果有人知道确切的,麻烦告诉我!!!谢谢♥【然后我懒得再改了,你们就假装是这天吧,sorry😭】

总之本来就想满足自己的脑洞,也没想过会有多少人看……我还是去写我的小日常吧
这篇也莫名破了w……
【我说太多了】




命运之路

I go to seek on many roads
走上许多条路
What is to be.
我寻找着命运
True heart and strong, with love to light
忠诚的心,力量,再加上爱
Will they not bear me in the fight
它们能不能使我
To order, shun or wield or mould To order, shun or wield or mould
指挥,逃脱,摆布或者改变
My Destiny?
我的命运
——Unpublished Poems of David Mignot
——引自戴维·米尼奥未发表的诗

【1】
※※※
方博从饭店出来。
冷得不禁哆嗦了一下。

冬夜里,风肆意地刮着。
北方的风都这样。
藏着刀子。
让你麻木地觉查不到寒冷,却在步入暖气充足的室内时,火辣辣得疼。

方博紧了紧大衣的领口。
他想起落在椅背上的那条围巾。
踌躇了不到半分钟。
他把手伸进口袋里。

「方博:师哥,等下帮我拿下围巾呗,我忘了拿」
“叮”
「张继科:我给你送出来,你等下」
「方博:不用了,我出去转悠一圈就回来了」
「张继科:那成,你自己注意点,感冒了我可不帮你请假」
「方博:嗯」

方博关上了手机。
匆匆地朝前走着。
明知道不会有人追出来,可还是快步前进着。
街道两边灯火通明。
裹不住的暖气,从门缝溢出。
却温暖不了这个冰天雪地的世界。
方博冷得,两排牙齿不住地打颤。

停在路口。
方博思索着前进的方向。

【2】
『向左的路』
※※※
方博喜欢许昕。

大家都知道。
许昕呢?
许昕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又不傻。
方博对谁都差不多,挺乖的,但嘴贱。可就对他许大蟒,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怼。
天天怼。
尤其是那日。
一队的元宵晚会结束后,方博开始变本加厉了起来。

那夜的风吹得迷糊。

身体迷糊地烧了起来。
脑袋也是。
方博也不明白他到底想怎样。
他只是觉得那样的话,许昕应该会再多关注自己一点。
盲目地相信。
可是结果却总是不尽如人意的。

※※※
“方博……天天黑我有意思吗?”刚训练完的许昕叉着腰,满脸都是不悦,“我最近是有怎么惹到你了吗?”
方博不恼,也不言语。自顾自地打球,把许昕凉在一边。
“你回答我!”许昕一把抓住他举在身侧的左手。一个没留神,发球机打出的白球不偏不倚地砸在方博的右颊上,蹭着右耳划过,掉落在地。
“呯”

“我喜欢你”
关了机器。
方博平静地说着,像是什么再普通不过的事。
“我想引起你的注意,仅此而已”

许昕愣住了。
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从没有想过方博会挑明。
他自己也总是尽可能地回避,所以在窗户纸捅破之后,显得手足无措。
“所以别问了”
方博伸手抹了一把额角的汗,拎起挂在椅背上的毛巾和外衣,径自地离开了。

※※※
方博从不吝啬于表达自己的感情。

张继科很早就看出来了。
他又不是不了解这两人。
可就是因为太过了解,他才会担忧。

“博儿,你觉得这样……许昕真的会接受你吗?”
张继科端着汤碗,呷了一口。
“我不知道”
方博说得很轻。
“这样值得吗?”
“值得,如果我相信的话”
咽下了口里的白饭,方博苦笑着说道。
勉强的很。

“真不知道你的自信,为何总是如此迷”
张继科无奈地摇头,“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会支持你的”
“师哥,你先追到龙队再说吧”
“嘿,你小子,真是贼贱”
方博偏头躲着张继科挥来的手,放肆地笑,却惹得张继科哭笑不得地白了他一眼。

※※※
“方博……你知道我们不会有好结果的吧”

许昕在躲了他几天后,还是放弃了。
毕竟一个球队,训练用膳就寝,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躲得越勤,露馅得越快。

“许昕,你不是我……别臆断了”
方博正蹲在草丛里逗猫,也没回头看许昕。
鼻子冻得通红。
还没有好透的毛病,硬生生地被逼了回来。
方博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然后脸颊传来的热意,迫使着他转过了头。
许昕偏着头,没有看他。耳尖的红,也不知是为因何染上。
方博把暖手袋接了过来。
“别对我那么好,会让我多想的”
方博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落雪化成的冰珠。
“你病还没好透,就乱吹风……”许昕恶狠狠地念道,“你不要身体啦!”
“我听说你今天有重要的选拔赛,看你最近老躲着我,怕影响你”

小猫蹭着方博有些厚度的棉靴,喵喵地叫唤。
方博弯腰揉了揉它的颈侧的毛,然后重新站直了身子。
姜黄色的小猫,满足地伸了个懒腰,小步地跑开了。

“下次别在感冒没好的时候乱转了”许昕怪责道。
方博点了点头。
他的眼皮有些泛红。
“走,回去吧”方博说着踏出了花坛,却因为长时间地屈膝,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
许昕眼疾手快地把他捞了起来。
顺势揽进了怀里。
方博急着想要推开对方。
“别折腾了。你要真喜欢我,咱就试试吧”许昕低头看着那人,手上的劲一点没有减少。

方博不再挣扎。
他也没接口。
呼出的热气,糊花了许昕的镜片。
“这是你说的”
“嗯”许昕点了点头,“总是逃避也没有用”
方博无奈地撇了撇嘴。
“那成,你放开我吧。别被传了感冒”
“走吧”
许昕松开手,退了半步。

方博安安静静地走着。
就像刚刚发生的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
许昕看不出他的心情,也猜不出。
只是默默地跟着。
不多说一句话。

※※※
这交往,还不如不交往。
除了日常闹得更凶了,其他一点变化都没。

“昕子,你两咋老吵架”马龙实在看不下去,趁着训练间隙,拽着许昕就往空地走。然后他双手抱胸,怪责地看着自己的师弟。
“博儿有时候嘴是欠了点,可他人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你这何苦呢?”马龙扯了扯许昕内翻的领口,“你玘哥和老邱都没你两能吵啊……”
“我只是怕我真的会喜欢上他”
“那又怎么了呢?”
“可我有女朋友了”
许昕抬头看着马龙的眼睛。
之前他答应只是被方博样子刺激到了。心疼,也过意不去,才提出想要尝试。
“你都没和我说过”
马龙惊得眼睛睁到了最大。
“我本来想晚些再和你说的,现在恐怕不说不行……何况我都求过婚了”
马龙一时间竟没了词。
“我不好提出分手啊……要求交往的是我,想要尝试下的是我,我现在和他提,到头来给他一种只有单方努力的感觉,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想”
“……”
马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许昕缴着手指,“我只想这样的相处模式会让他后悔,然后甩了我,这样我能过意的去一些”
“事到如今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昕子……诶”
马龙拍了拍许昕的后背。
“做你自己觉得对的事情”

※※※
最后还是许昕提出的分手。
在女友到队里找他商量婚礼事宜之后。

※※※
“博子……”
邱贻可正好没啥大事,从张继科哪儿听来后,只身一人把躲出去的方博,揪了出来。
“你居然知道我在这儿!”
“……我靠,你小子,有啥老子不知道啊”邱贻可一脸的不屑。
方博傻傻地笑。
“你和许昕啥情况”
“就那样”
“神他妈就那样”邱贻可站在方博边上,看着湖里的荷苞。

七月初的温度。
不冷不热。
而晚风吹过,却略有一丝凉意。

“你明知道结果!为什么……”
“继科儿之前说我的自信很迷”
“陈玘也和我说过”邱贻可捡了块石子儿,甩进了湖里。

噗,噗,噗
激起一圈圈的涟漪。

“自信挺好的,但你太他妈盲目了”
方博没有回应。
邱贻可挨着他的师弟坐了下来。
“和我说说话”
“哥……我本来没有打算这么做的。上次晚会,周雨提了这事儿。”方博转头看着邱贻可“许昕的事。我也只是想要赌一把,看来是太急于求成了吧”他笑得无奈。
邱贻可大手揉上方博的短发,不轻不重。对于这个小师弟,邱贻可总是又爱又恨。
“你打球也老这样”邱贻可捻着石头子,“这样不好”
方博木木地点了点头。

※※※
后来回去之后,陈玘又拽着方博念叨了半天。
要不是后来陈玘被王皓找去,方博觉得自己大概要被怼死了。

※※※
张继科看着方博无奈地笑。
方博作势就要跑。
“给你玘哥老邱怼怕了?”
“哥……你也来”
“我才懒得说你呢……”张继科掐了一把方博的脸,“而且当时说要支持你的也是我,我可不要打自己脸”
“自恋”
方博笑着说。
张继科虎着脸瞪着他。

※※※
方博不再和许昕吵了。
他对许昕也平常多了,和对别人一样。

微笑着打招呼。
随意地闲聊。

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
后来,许昕结婚了。

方博做的伴郎。
他笑得很开心,让在座的所有人都觉得他真的放下了。

真的吗?
也许只有他自己才会知道。

※※※
日子照常过着。

只是他们不再并肩了。

【3】
『向右的路』
※※※
方博喜欢许昕。

大家都不知道。
许昕呢?
许昕应该也不会知道。
毕竟,方博什么都不说都不做,藏在心里的喜欢,或许上帝也未必确信这一点。

※※※
方博绕回宿舍的时候,已经是1月1日的凌晨了。

在宿舍门口,他碰到了刘国梁。
“方博儿,才回来?”
“抱歉师傅,我出去吹了会儿风,误了车”
“得,反正明天放假,我也不说你了,回去洗个热水澡,早点睡吧”
刘国梁搓了搓冻得发红的手,笑着拍了拍方博,“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方博傻傻地笑,“师傅晚安”
“嗯,晚安”

※※※
方博冲完澡,推门回宿舍。
周雨不在。
他叹了口气。
刚刚把自己埋进被子里,闭上眼睛,正准备放空自己,就被走廊里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节奏。

“哥,你睡着了没!”
门被重重地推开,周雨窜了进来。
“小雨你要死啊……我都困得睁不开眼了好嘛!”
“我给你看许大蟒的八卦啊,你不怼他了吗”
周雨喜滋滋地打开了房间里的灯,突如其来的亮光,让方博猝不及防地一阵晕眩。
“靠……要瞎啦”

“哥,你快看,许昕打的戒指也太好看了吧”
“就你八卦”
方博偏着头瞟了一眼,不得不说,许昕的眼光是真的不错。他勉强扯出了一个苦涩的笑,“也不过如此”
“喂,哥你这样怼人就没意思了”
方博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你刚刚在哪儿?”
“他们都在许昕房里玩呢,去吗?”
周雨笑得都看不见眼睛了。
“虽然明天放假,你们也不至于浪那么久吧……”
方博说着把身子缩回了被窝里,然后背过身去,佯装着疲倦得不行。
“你去玩吧,晚上回来别再大呼小叫了,我吃不消”
“成,那你好好睡,我不打扰你啦”周雨说着关了灯,推门就走了。

※※※
室内恢复了平静。

透过窗玻璃。
一轮弯月。
隐匿在云里雾里。
几不可见。
满天的飘雪,淅淅沥沥地洒落。

侧着身子
方博叹了口气。
疲惫得,眼皮像是灌了铅。
却毫无睡意。

只能眯缝着眼,看天边云卷云舒。
然后努力地放空。

头晕目眩的他还是睡熟了,在周雨回来之前。

※※※
“方博儿,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阳光照在素白色的雪上,有些晃眼。半眯缝着眼,他看着说话之人单膝下跪。
“许……许昕?”
许昕只是笑,没有再言语什么。
红丝绒盒子翻着盖儿,银圈在太阳下亮闪闪的。
方博愣在原地,没有一点反应。
“博?”
“……你,你这是做啥”
“求婚啊”
许昕本就不大的眼睛弯成了曲线。

终于,回过味儿的方博也跟着乐了起来,他微微地点了点头。
许昕取下戒指,就着方博的左手中指就套了上去,冰凉的触感激得方博就是一颤。
“真合适”
许昕扶了扶黑框眼镜,笑眯眯地握住了方博的手。
转身就向前跑。

跑动中的许昕,一点点没入金黄色的光团之中。
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被拽着的人喘着气,“昕子,你慢点儿”
却感道那人的渐行渐远。
只有从掌心传来的热量。
以及萦绕着自己的。
许昕爽朗的笑声。

※※※
“方博,方博儿,哥!!!”
方博迷迷糊糊地被晃醒,刺眼的阳光令他不适。
周雨微凉的手攀上了他的额头“哥,你发烧了!”
晕乎乎得。
方博只觉得通身发寒。
他扯着被角,想要捂住肆意钻入的冷气。
“你起来喝点粥吧,我给你找药去。”
语调有些急切。

半晌。
方博还是努力地撑起自己。
周雨赶忙撤了条毯子披在他身上,把温热的瓷碗塞进了方博的怀里。
酸疼的胳膊,略显艰难地舀着米粥。
“哥,你先吃着,我马上回来”
周雨说着就跑出去了,顺手合上了门。

※※※
方博吃了药。

周雨拿热毛巾敷了会儿他的额头。
看方博倦得睁不开眼,就给他棉被上又压了条毛毯。
“哥,你睡吧,我就在边上坐着,有事喊我”
方博恍恍惚惚地点了点头。

周雨关严了门窗。
拿起手机坐在了一边。

「周雨:东子,我陪会儿博哥,你先和他们去玩吧」
「樊振东:他没事吧?」
「周雨:我给他喂了药,让他睡下了」

※※※
方博醒的时候,没有周雨熟悉的唠叨声。
汗湿的衬衫粘在身上,他不适地扭了扭。
“醒了?”
许昕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方博蓦地翻了个身。
“许昕?”
“昨天就没看到你,原来是病了啊”
方博没有反驳。
“舒服点没?”
“周雨呢?”
“和小胖他们在打雪仗呢”许昕把玩着手机,没有抬头。
方博伸手去够床头的大衣,室内的暖气令的他有点闷得透不过气。
“你要干嘛?”许昕放下了手机,给他把东西递了过去。
“出去走走,老是闷着难受”他套着衣衫,平淡地说道。
“那穿严实点,别再着凉了”许昕把自己的棉衣递了过去,“你外套太薄了”
方博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道了声谢。

素白色的衣服,洋溢着属于许昕的味道。
方博觉得确实比自己的暖和。

关上门
两人开门出了宿舍区。

※※※
天在落雪。
飘飘扬扬的。

训练跑道上,积了挺厚的一层。
方博昨天回来的时候尚未铺满,如今已经可以没过鞋尖了。

打雪仗的。
堆雪人的。
静静坐在一边谈心的。
难得的假期,大伙都挺开心的。
连陈玘都笑得像个孩子。

※※※
“听说你要求婚啦?有对象了都不和我们说”方博歪着头看着许昕。
“谁给你说的”许昕淡淡得笑着。
“小雨啊,八卦了半天……打扰我休息”他撇了撇嘴。
许昕摸着裤兜。
把精致的红色小方盒掏了出来。
“好看吗”
“嘁,你的审美还有啥话好说”方博白了他一眼。真的挺好看的,要是给我的话,我会珍惜的,他想着。
“想啥呢?”
“没啥”方博踹了两脚地上软绵绵的雪团,虽然穿着棉鞋,可是脚底板还是止不住得发凉,“你快放好吧,别掉了”
“你的眼光啊……也就看得上英伦绿鞋了”
方博无所谓地笑。

“喂,结婚要不要我做伴郎?”
“我怕我一走一过会踹到你”许昕眨了眨眼。
“你他妈一天不怼我不行吗?”方博瞪了他一眼,“我是个病人诶!”
“那你还出来乱转?”
“你看陈玘,他老人家和皓哥玩雪都能玩得像个孩子,我怎么可能不出来”

方博瞅着远处嬉戏的师兄弟们。
许昕给他把脖子后的围巾扯得高了一些,“那你看累了再回去吧,我陪你”

※※※
许昕还是让方博做了伴郎。

忙进忙出的人,挂着难以掩饰的笑。

张继科拍着满头大汗的师弟,说他方博也该早些找个对象娶了。
方博坏坏地笑,“师哥,结婚体力会下降,我才不要嘞。”
张继科无语地白了他一眼。

※※※
一直以来。
马龙都自诩挺了解他师弟许昕的。
只有一次,他没有能理解许昕的话。

“哥,如果他那时候说他喜欢的话,我会送给他的”
微醺的许昕,在他单身夜派对上,看着马龙小声地说道。
“可是,他连一句简单的好看都没有说”
一头雾水的马龙看着皱着眉的许昕,却也没有追问什么。他想如果许昕真要说的话,早就说了。

后来……
这事,谁都没有再提起过。

※※※
日子照常过着。

方博也学着放下了一切。
他和许昕还是像从前一样好,互揭着老底,打打闹闹。
心照不宣地,
把那层从未捅破的关系抛进了风里。

【4】
『向前的路』
※※※
方博喜欢许昕。

大家都知道。
许昕呢?
许昕不知道,也从没有关心过。
他和方博的关系虽然还不错,但没有好到形影不离。
日常互怼,彼此庆祝下生日。
也就止步于此罢了。

冬天生日的方博,敏感又有些许内敛。
夏天生日的许昕,开朗又大大咧咧的。
或许他们真的就没有什么必然的交集。

※※※
今年的元宵晚会,同往年一样热闹。
一队的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互损。

然而许昕来得有些晚。
他到的时候,众人酒都轮好两圈了。
于是,张继科抓着许昕就要他罚酒。
连平时最宠许昕的马龙都笑着要他喝。
许昕一边感叹如今的世风日下,一边感叹自己嫁人了的师兄居然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苦呦。
斗不过这两人,许昕只能乖乖喝了起来。

突然推门撞了进来的周雨,吓得一口酒尚未咽下肚的许昕,差点没把自己呛死。
“号外号外!!!我知道许大蟒为啥才来!”周雨手舞足蹈地说道,“哥,你太浪漫了,嫁给你一定幸福死了”
许昕一边咳嗽一边伸手去堵周雨的嘴。
“咳,周雨,你敢说出来。咳咳,我就把你和小胖在一起的事儿。咳咳,说出去”
听了这话,周雨偷偷瞥了一眼在席的樊振东,硬生生地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乖”许昕揉了揉周雨的短发,笑得不怀好意。

※※※
专心致志看着戏的张煜东忽然被人捅了一下,他转过头去,崔庆磊示意他看对面的空出来的座位。
“博子呢?”
“诶?我不知道诶,刚刚还在的,大概上厕所去了?”
“你小子穿外套去上厕所?”崔庆磊撇了撇嘴。
“他围巾都没拿,应该不会出去吧”张煜东喝了口果汁。
“但愿如此。不过,这家伙整天丢三落四得,你又不是不知道。”
张煜东思考了一会儿,刚想起身出去看看,张继科一条微信就发了过来。

「张继科:煜东你坐着吧,和磊子说别担心了,博儿出去转悠一圈,一会儿就回来」

“哥,你太准了”
张煜东把手机递了过去,崔庆磊瞟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
方博迟迟没有回来。
崔庆磊最后还是追了出去。

要不是一旁师傅陈玘按着,张煜东大概也要坐不住了。
“东子你坐着吧,崔庆磊一个人去就行了,也别扫大伙儿的兴”
陈玘看了一眼对面笑得灿烂的许昕。
“你们那么多人去,方博儿也不好受,让他静一会儿吧”
张煜东听话地点了点头。

※※※
崔庆磊是在他们常去的那家咖啡店门口,找到方博的。
他坐在那里,抱着杯冰沙,呆呆地咬着吸管。

“你大冬天还喝冰沙?”
“你大晚上还照镜子呢”
方博抬头白了他一眼。
崔庆磊没理方博,他径自走进店里,点了杯咖啡。
在老朋友对面坐下,崔庆磊把手里的围巾丢了过去。
“你小子老丢三落四”
“没事,不是还有你吗”
方博笑得一脸无辜。

喝了一口咖啡,崔庆磊抬头看着方博。
“聊聊?”
“聊啥?”
“别给我装傻,当然聊许昕啊”
“他有啥好聊的”
方博的眼皮有些泛红。
这是打一开始,崔庆磊就看出来的,他那么了解对面的傻子,还有啥不明白的。
“得了吧,别扯犊子,大家都知道你喜欢许昕。”
“嘿,我咋自己都不知道呢”微微颤抖着的音调,出卖了扯不来慌的人。
“你这话说着自己信吗?”

“……”
方博没有回答,他自顾自地喝着不合时宜的饮品。
谁让他就被忽悠了呢,听着两个小姑娘讨论它有多好喝。
他是不是真的,只会做这种自食其果的决定了呢……

“向前看啊,博子……”
崔庆磊喝完了最后一口奶褐色的咖啡,他看着对面发了半天呆的方博,无奈地叹了口气。
“来,我们回去吧,煜东已经微信轰炸我半天了”
方博回过神,木木地点了点头。

“围巾!你又不拿”
“你都嫌弃我?”缓过来的方博转身取了围巾,一脸不可置信地瞅着崔庆磊。
“我有啥不能嫌弃你的”
崔庆磊忍不住白了方博。
方博撇了撇嘴。

※※※
除了因为吹了一晚上的风,喝了一肚子冰水,发了几天烧之外,方博看上去一切正常。

手忙脚乱的周雨,终于得暇让屁股粘了凳。他枕着自己的胳膊,歪头看着写日记的樊振东。
“小胖,你说博哥他们会怎么样”
“你还问?不都是你大嘴巴要说出来吗?”
樊振东抬头看着面前的人。
“我……我当时一激动没想那么多啊”
“算了,也不怪你,他们总会知道的……只能见机行事了”
樊振东合上本子,略显担忧地说道。

※※※
这两天,方博恢复的差不多。
他拎着毛巾水壶就归队训练去了。
索性之前放了几天假,也没落太多。

出门前,周雨神神秘秘地要他快点走,自己马上来。
方博也没说什么,他只是粗粗瞥了一眼桌上的台历。

1月9日

※※※
“方博儿”
许昕喊住了训练完正欲离开的方博。
“最近有空聊聊吗?”
方博一脚踩上了地上没来的及拾起的乒乓球,身子一个不稳,向后倒去。右手着地时重重地撑了一下,“嘶”,他疼得差点叫了出来。
“卧槽,你他妈这都能摔!”许昕赶忙跑去扶人,方博闪身躲开,自己站了起来。
“我没事,不就摔一跤吗,有啥的”
他咬着唇背对着许昕。
“你的提议我……考虑下,先走啦”他很想拒绝的,却没有能说出口。
许昕想要上前,不知为何,竟迈不动步子。他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方博的背影,说不出的感觉。

※※※
方博只是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他觉得并没有什么大碍,小扭小伤罢了。

直到他疼得连毛巾都拿不住的时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程度。
方博偷偷去打了两针封闭,谁都没有告诉。

※※※
意识到今天是他生日,是因为周雨他们。

方博折腾完自己的手,回到宿舍的时候天早就黑了。
他们的房间关着灯,方博觉得有些奇怪,可当他推开门后,却愣在了原地。
本就不算太大的房间里挤了好多人,为首的周雨捧着个大蛋糕,笑着看着自己。
“哥,生日快乐”
然后各种称呼融在一起,汇成一整句衷心的祝福。
方博忽然咧开嘴笑了,眼眶中盛不下了的泪水自眼角滑落。
感动得,
甚至都不记得他的手刚刚是有多疼了。

※※※
“昕子今天有点事……所以没空来”马龙把蛋糕递给方博的时候轻轻说了一声。
“没事的龙队,有那么多人都记得我真的很开心了!”方博实实在在地笑了一个晚上,他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接过了蛋糕,然后抱了抱马龙。
“礼物都给你摆床底了,一会儿自己看哈”
“好,谢谢”方博点了点头。

从边上偷偷蹭过来的陈玘,坏笑着抹了方博一脸奶油。
“玘哥……”
“啧啧啧,这样年轻多了”
“哥,能不能不怼我”
方博哭笑不得地,把还没吃完的蛋糕盘子放在了一边,然后伸手去擦脸上的奶糊。
“你可爱我才怼你啊。”陈玘给他递去了纸巾,“不过我和你说,你小子,又长大了,可别再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啦。散个步都能发烧,你他妈可以的”陈玘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特别好看。虽然方博不常见,不过确实印象深刻。
“那是意外,哈哈”他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笑得有些蠢。
“博儿,吃不吃鸡脆骨~”王皓也凑了过来。
“哥,你也别再吃了,都肿了”
“嘿你小子怎么说话的呀”陈玘伸手就要拍方博,被他躲了过去。
“他开玩笑嘛”
王皓笑着看了陈玘一眼,抽了几张纸,帮方博擦掉了剩余的白奶油。
“你两咋幼稚成这样”他看着那师兄弟俩,自顾自地乐。

※※※
“博子”
崔庆磊一拍子打飞了方博发过来的球。
“你的手怎么了?”他撑着球桌看着对面正欲捡球去的人。
“没啥啊”
“你小子就从来不和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反手打得啥玩意,正手又软的没力气,你还和我说你没事?”
崔庆磊很少生气,对着方博生气就更少了。
“你是不是打过封闭去了?”
方博斗争了一会儿。
然后认命地点了点头。
“你哪天伤的?”
“9号”
崔庆磊就觉得他脑袋快被气炸了。
“你那么久都没好……还不说?”
“我以为……”
崔庆磊沉着脸拽着方博就朝外跑,没有给后者任何机会去解释。

※※※
后来的结果。

方博被安排去德国治疗了。
要小半年。
崔庆磊向刘国梁递了申请,跟着他一起去。

“磊哥……我错了,耽误你了”
“得了吧你,别现在来献殷勤了”崔庆磊翻着飞机提供的杂志,撇了撇嘴。“反正,就当给他们国家小家伙们提前感受下呗”
“谢谢”
“4月底昕子的婚礼,你回去吗?”
崔庆磊偏着头看着方博。
“……如果医生让的话”

天早就黑了。
飞行在平流层,却可以看到凌于云霄之上的霞光。

这些日子,方博也有些累。他关了窗,歪着头打起盹。
崔庆磊伸手按灭了方博头顶那盏灯,自己再看了会儿书,也睡了。

※※※
治疗的日子枯燥单一。

除了日常必要的手部运动,方博还不能长时间打球。
每日训练结束,崔庆磊都陪他在附近转悠。遇上节假日,两个人就到周边的小镇游历一圈。

平淡,却很自在。

※※※
“你在理包。”
推门进来的崔庆磊,并没有用疑问语气。
“……嗯,医生说我可以回去一周”方博木木地收拾着必要的东西,“你也收拾下吧”
“不想回去就别勉强了”崔庆磊在自己的床边坐下,“我刚刚和刘指他们说了,我们跑不开”
“磊哥?”方博的语调有些发抖。
“走,别收拾了,我们吃饭去吧”
“……谢谢”
好半天,方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对自己好点就好了”崔庆磊撑着门框,轻轻地说。

※※※
「张继科:博,许昕他说婚礼没能看到你……他挺失望的」
呵,不是他我能摔那么厉害吗……
「方博:是吗,呵呵,不嫌我拉低他婚礼平均身高啦」

「马龙:怎么样,手好点没」
「方博:谢谢,好多了,可以打个几局了」
「马龙:你自己注意,好好休息」

「陈玘:你小子……」
「方博:哥,别,别怼,我给你们带吃的回来」
「陈玘:得了,别扯,你给我好好歇着,不然你看着办!吃的,你给皓子买一些就好了」
还让皓哥吃啊,都肿了……

「周雨:我觉得我们送的礼物都要发霉了【哭.jpg】你早点回来啊,我晚上一个人好无聊的」
「方博:那你就唱唱歌呗~」
「周雨:他们不让【大哭.jpg】」
他们让就怪了

……

「许昕:对不起……」

方博窝在床上看着微信里的消息,哭笑不得。
这些人是有多闲,婚礼不应该都是很热闹的吗,方博腹诽着。

「方博: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
「方博:新郎官怎么都不好好专心结婚啊」
「许昕:……你……师兄和我说了你喜欢我的事儿……抱歉,之前一直不知道」
「方博:没事,我知道你瞎」
怎么可能没事
「方博:我早都放下了,你还提它干嘛」
放下了,我就不会躲在这里了
「方博:所以没啥好抱歉的」
你欠我的太多了
「方博:新婚快乐」
真的……真的要快乐,现在看到你快乐……就够了

「许昕:……谢谢」

不知道是为什么,许昕最后一条,隔了好久才回。
方博也没有心情去猜了,反正都结束了,还有什么意义吗?

※※※
“老崔,我们这次周末去看看柏林墙吧”
“怎么突然想去哪儿了?”
“我想看看他们当时为了统一……到底有多努力”
崔庆磊放下手机偏头看着方博,语句里的画外音太过明显。
然后他点了点头。
“成”

※※※
半年后,两人回国的时候,大家都去机场接机了。
吵吵闹闹地。
说啥的都有。

“博,二昕本来度蜜月路过德国想去看看你们的……”张继科拽着方博,小声说道,“你们不在基地”
“大概我们出去散心了吧”方博轻笑着说,“他也没提他会来”

※※※
归队了。
方博天天努力地训练。
半年没有强训的他,还是想着要再多花些力气。

那天训练没有排满,方博洗了个澡就回了宿舍。
想起周雨的话,他弯腰翻出了床底那一堆花花绿绿的礼物。

许昕的礼物,是个挺长挺扁的盒子。

里面躺着两条银色的链子,一根上挂着乒乓板,另一根缀着小球,一张白纸被好好地压在盒底。

「方博儿,我一直不知道你喜欢我……为什么早不和我说?其实我也喜欢你好久了,现在再和你说会不会晚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还愿意原谅我,还想接受我,就拿根链子给我吧。如果你不愿意,它们都是你的了……」

纸花了。
视线也糊了。
许昕后来写了什么也看不清了。

※※※
许昕女儿满月酒的时候,方博去了。
他说上次错过一次,这次不能再错过了。

方博把那条挂着小白球的链子,送给了小女孩。
“嘿,这是当年你爸爸送我的,我觉得它和你更配呦”
女孩儿也听不懂也看不懂,她只是伸着肉嘟嘟的小手去够,然后咯咯地笑。

“你拿我送的礼物送我女儿?”许昕一脸的不可置信。
“我只是物归原主而已”
方博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
有些话不必再说破。

点到为止就够了。

【5】
『命运之路』
※※※
绿灯闪烁着。
方博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发呆了许久。
红绿灯交替三番。
他依旧站在原地。

信号灯又红。
方博无奈地摇了摇头。
伸手掸去身上的落雪。
冰融成水。
带走周身的暖意。
衣服显得有些厚重。

黄灯闪过,绿灯缓缓地亮起。
方博迈着步子,正欲前行,却被人一把拽住了胳膊。
“等,等我一下……方博”
过于熟悉地吐字和语调,让方博愣了一下。
“我以为没有人会追过来的”方博转过身,看着气喘吁吁的人,“我更没想到会是你”
许昕大口大口地吸着冷气,刺在喉头又痒又疼,他不适得半天没说上话。
“你悠着点儿”方博把他拖到一边,给他顺了顺气。
“你个傻子,你他妈干嘛不带着围巾?想生病直说,我揍你一顿就成!”缓了半天,许昕连珠炮地吐出满肚子怨言。
方博没说什么,只是安静地听着。

“为什么突然跑掉了……”
许昕的语气平静了不少。
“想散散心”
“大冬天的,你骗谁呢”
“……许昕,你有喜欢的人,都不愿意说出来嘛?”方博皱着眉,偏头看着树梢上的彩灯。
“你听谁说的”
许昕讶异地问。
“周雨啊,他不是说你最近老是忙进忙出的,准备了一堆的东西,特浪漫。”方博扯着笑,轻轻地说。
“真是的,有女朋友了都不和兄弟说,太把我当外人了”
“周雨……”许昕是咬着牙念完这个名字的,“你就这么理解了?”
“不然呢?”
方博交换了下双脚的着力点。
“得了,谢谢你给我送围巾。不过说起来,其实你没必要追来的,我马上就回去了”
“我追我喜欢的人有错吗?”
许昕的幽怨都快写满整张脸了。

“……”
“周雨蠢,你还跟着一起犯蠢啊……他不知道九天后是什么日子,你也不知道啊”许昕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方博彻底傻了。
他张着嘴,却吐不出一个简单的音节。

许昕扯开围巾,伸手给方博戴了上去,密密实实地裹严了。
“得,既然都说开了,你也别没事乱散心了”许昕勾着方博就往回走,“你再不回去,你那堆师哥可要neng死我了”
方博从刚刚开始就没说出过话。
“真不知道你那么贱,在他们眼里怎么还就成宝了呢”
“你不要也无所谓”
方博蓦地开口了,尾音有点发颤。
“怎么会不要,在我心里你比宝还重要”
许昕用手指蹭着方博肩。

“为什么不和我说?”
“你个傻子,和周雨混久了真没好处……整个队大概就你两不知道了……虽然我不清楚周雨是故意的还是啥”
“你帮我准备了什么?”
“到日子你就知道了,现在说了还有啥惊喜啊”
“我不管,你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这是你自己蠢,赖不得我”
“嘿,许大蟒你给我站住,你说啥!”
“有本事来追我啊”

end



【谢谢能看到这儿,结尾大概有些仓促,我是先写的结尾……所以,原谅我!!!马上粉丝又要破百了,准备写新梗去了,这篇1w多字写的我压抑的要死】

评论

热度(91)

  1. 林空鹿饮溪DreamJW♥索香马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