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空鹿饮溪

看文小号

旧文整理

阿啾咪:

受资源博妹子所托,旧文重新整理,大家都辛苦了。




完结中篇:


《爱和爱的样子》


http://www.jianshu.com/notebooks/5237698/latest


《哎哟喂你跑什么啊》


http://www.jianshu.com/notebooks/5385729/latest




完结短篇:


《醉了你就少喝点》


http://www.jianshu.com/p/fa0b0897846a


《长沙小傲娇》


http://www.jianshu.com/p/adfb52ca8851


《箱子拿着》


http://www.jianshu.com/p/a4c9b388c1f6


《垦丁海滩》


http://www.jianshu.com/p/930296289ae9


《宝贝弟弟》


http://www.jianshu.com/p/46b01a0bfe3e




好玩儿的:


【斯德哥尔摩症】《作天作地》


http://www.jianshu.com/p/e6a8a84b0aec


【花吐症】《花》


http://www.jianshu.com/p/5ca1df57ded5


【            】《喜糖精》


http://www.jianshu.com/p/20356a3a14a5




未完结:


《会饮》(三章)


http://www.jianshu.com/p/eac73c6fda7b




大家发私信问的政治婚姻/假面爱情两篇,谢谢大家能够喜欢,不过先等一过段时间吧,我自己是觉得现在可能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时机,希望还是不要给cp带来一些不太好的影响,谢谢大家理解体谅。




暂时就是这些了吧应该,有其他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也请不用客气,直接告诉我就好。还有就是,如果可以的话,大家以后真的不用叫我大大什么的,叫我阿啾咪可以了,我也没做什么事,就还挺受之有愧的,所以直接叫我阿啾咪这样我会不用那么紧张,能跟大家更好地交流。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包容。




是不是其实还是应该说一下抱歉占tag >< 可是我好像又觉得是不是如果发cp相关的话也可以不用那么抱歉的…… 那反正我还是再补充一句吧,抱歉占tag啦,这就是我的整理了,除了正在写的尽欲而来,应该是没有遗漏的,谢谢大家~







【方博宋鸿远】友情科普帖(非CP向)

全世界以你为名:



非CP向




第一次看到宋鸿远是在纪录片《乒乓球在中国》,那个纪录片拍摄时,是2013年宋鸿远第三次退回省队,也是被称为鲁能双子星另一人方博的低谷期。同一年,鲁能两位被外界看好所期望的明日之星,一起走到人生的最低谷。


纪录片看了太多次,我都能清楚地记得具体的时间,纪录片第三集二十分钟开始是宋鸿远。宋鸿远在方博的房间里窝着,被劝导接着打打球。因为手伤自己不能打球的人,劝着最好的朋友,再去努努力,实现那个他们都憧憬的梦。













因为对于竹马这种存在有着天然的不可抵抗,我对于他们二人的故事突然很有兴趣。









跟着就查了点资料,看到了报道里两人被称为鲁能的双子星,被寄予能去里约的厚望。文章对于两人的友情,性格,打法提出完全互补的观点。











2009年两人摘得世青赛男双冠军,视频中可以看出两个人的双打相当的默契。













2009年的杂志采访里,方博被问到玩到最好的是谁,回答的是两个名字:金义雄、宋鸿远。











所以我还能在2011年全锦赛和乒超的赛场上看到两人的双打组合,,也能查到他们当年,曾经那么要好,所有人都对他们充满了期待。
















2013年的低谷期,在那些日子里,宋鸿远就窝在方博在鲁能的宿舍,听着手伤了的竹马劝自己好好打球。





一起期待着自己的未来。










2013年乒超结束后,因为重回国家队太过无望,鸿远在2014年退役。离当初新闻稿里的里约还有两年。








而经过治疗和恢复的方博,在2014年的乒超里,战胜2012年全锦赛输了的周雨,树立起自信。






似乎,两个人就分开了,但是透过微博,还能在看到你们聚在一起,也许就是我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关于你们的故事,在时光里最好的结局了吧。











今年鞍山超哥结婚,虽然不是伴郎,但是鸿远也有去。而据迷妹们所说,博儿的脸又被竹马捏了,不过很可惜没有拍下来。









有时会问自己,也许当事人都不记得,也不惋惜,你一个劲的找这些干呢。






后来想想,大概因为我想帮他们记录下来,记录下,那些他们都还年少,彼此都还在为了一个目标奋斗的日子。






我很喜欢“竹马成双,并肩为王”这句话,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机会。不过,我想你们即使不能并肩为王,也一定会庆幸与彼此共同度过了那些懵懂无助枯燥却又跌宕起伏的日子。






鸿远的长相我还是很喜欢的,当年看纪录片对他印象深刻,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颜值,可惜没打出来。不然就真的像有些姐姐们说的了,又是另外一场腥风血雨.。









当年被尹宵盖章的世界冠军苗子,最后还是败在了心理问题上。我也只能说,太过可惜。






可我也不愿意多说坚持就是好的,也许换一种日子过,他也能够活出自己的精彩,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成功。






只愿,未来,无论是他或者是方博都能够,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年终总结

-YourA-:

年终也跟风来做个总结


0925为了饭昕博而注册的新B站号,然后0927po了第一个fanvid。




【昕博】【方昕暗许】那又如何(双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432974/


【昕博】【方昕暗许】My Cookie Can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453532/


【昕博】【方昕暗许】Say U love Me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554956/


【昕博】【方昕暗许】我永远支持你 基于坚定的友情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663201/


【昕博】【方昕暗许】一次就好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797176/


【昕博】【方昕暗许】你瞒我瞒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828549/


【昕博】【方昕暗许】1104上海虹口训练(后有小彩蛋出没)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989066/


【昕博】【方昕暗许】记一场有预谋的采访(误解向)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050179/


【昕博】【方昕暗许】用三首歌的方式打开昕博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284836/




不到三个月剪了8个fanvid,说实话这个产量在以前我都不敢想……


感谢能够容忍这个渣技术的我(笑


讲话超容易冷场所以B站和撸否的留言都没有一一去回复,感到很抱歉的同时也非常谢谢收藏投币甚至fo我的人>U<


考试月不出问题的话过年之前应该还会有一个昕博vid,这次争取挑战剪整首歌,希望能顺利产出(合掌

【Gramander】物无理论

信者無泣: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Them##Gramander#


 


Original Percival Graves/Newt Scamander


 


Grindelwald早已被逮捕且已交往设定。


 


借梗,万物理论Au


原梗链接:【http://maoguokiwi.lofter.com/post/1e5a50d7_d3a7d64


可惜与万物理论电影没有任何关系。


 


 


注:虽然霍金得的是脊髓侧索硬化症,不过在这里稍微更改成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以区分。


 


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多见于成人。肿瘤好发于额叶、颞叶白质,浸润范围广,常可穿过胼胝体到对侧,呈蝴蝶状生长。瘤体因常有出血坏死而呈红褐色。镜下,细胞密集,异型性明显,可见怪异的单核或多核瘤巨细胞。出血坏死明显,是其区别于间变性星形胶质细胞瘤的特征。毛细血管明显增生,内皮细胞增生、肿大,可导致管腔闭塞和血栓形成。肿瘤发展迅速,预后极差,患者多在2年内死亡。


 


简单一点,前期肢体不协调且无力,后期言语不能。


 


PS:以出现概率低病例少为胡搅蛮缠的理由而表示用魔杖治不好,全文没有逻辑,牛顿哭出来系列。LO主不是医学生,所以对疾病一无所知,有任何不符合逻辑的请各位看官们多多包涵,谢谢了。


 


 


 


物无理论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当那件事第一次发生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那是个意外。


 


Newt在从梯子爬下去的时候脚下一滑,直接像任何一个第一次进入他的神奇手提箱的人一样从梯子上直直滑下,甚至更糟,麻瓜都没有像他一样直接栽到了地上。这一突发状况吓到的不只是他的宝贝箱子里因到处乱飞而目睹全过程的比利威格虫和在他的衣领旁和他一起直落地表的护树罗锅,还有听到巨响被吓到差点从原地蹦起来的Tina·Goldstein和因被占用了办公室的一角而被从公事中吸引了的Percival·Graves。


 


“这是个意外。”过了好一会儿Newt才又从梯子上爬上来挥挥手以示自己还好,视线在Tina和Graves之间绕了两圈又将头低了下去,“我想可能是踩到了狐媚子的卵——哦——一定是我不小心踩到了上次Shifty(他给他的蛇怪起的名字,非常符合那家伙的性格)蜕下的皮了……”


 


他懊恼地挠挠自己本来就不够服帖的头发。


 


“在梯子上?!”Tina的表情看起来这句话荒谬地就像Newt吃了一枚龙蛋。


 


“Tina,你知道的,他从不在乎这是个梯子,准确地说,他才不在乎他待的地方是哪儿呢。”Newt将视线又转回了Graves,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支支吾吾地说,“总之,这是个意外。”


 


“小心点。”Graves终于开了金口,并将视线收了回去。语气云淡风轻到不让Newt感到手足无措,但又不会让Newt感觉他并不关心自己的爱人。很明显在社交方面并不怎么在行的神奇动物学家对此十分受用,低下头飞速地笑了一下,然后阖上了箱子。


 


Tina恨不得直接冲低着头批阅文件的Graves翻个白眼,但又害怕对方桌面上的书向Graves告状,最终还是作罢了。


 


 


 


 


 


 


 


 


 


第二次发生的时候没人在场,但这往往意味着Newt的神奇动物们代替别人见证了这一切,而相比而言Newt宁愿选择前者。


 


本来咬着魔杖推着手推车的Newt在上坡的时候右腿很明显地僵直住了,然后他毫不意外地滚下了坡,手推车吱呀呀地滑下,翻倒在他的身侧,里面的生肉和沾着血的筋洒了一地。而他只是躺在地上看着那堆泛着粉红的东西发呆。


 


这不对劲。他想,这很不对劲。


 


Pickett从他的衣领爬到他的手背上,颇有些担心地叫了两声。Newt愣着从地上坐了起来,他看看自己到现在还在微微颤动却无法被他控制的右腿,毫无意识地伸手安抚着很黏他的护树罗锅,然后他抬头看着从金山中探头探脑看他的嗅嗅、从窝里钻出很多个小脑袋的鸟蛇们、他的隐形兽杜戈尔和他的月痴兽们。


 


他想,不行,这不能够不对劲,他不会允许自己在此刻不对劲的,这不可以。


 


所以他撑着自己的手臂站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又感觉到自己的右腿恢复了力气,他低着头将洒了一地的东西捡回了手推车中推着他前行。而这次居然有不少他的孩子们跟着他,帮他顶着手推车,停在它的手柄上,好像觉得这个Newt推了无数次的东西就在今天变得笨重了起来,让他们亲爱的母亲被推回了原地,所以他们得帮他。


 


Newt心想,这果然不行,他不能允许任何一次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你看起来不太对劲。”当他从箱子里爬出来的时候,Graves将一杯咖啡放在了茶几上。虽然因为正在看报纸而没有将眼神挪到他的身上来,但对方还是发话了,并示意Newt坐到沙发上好好休息,“你想探讨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吗?”


 


Newt看了一眼Graves,希望能从对方的一举一动中得知他是怎么看出来的,但对方的行为就像他的衣着一样一丝不苟,不露任何马脚,这甚至让擅长观察人的神奇动物学家也束手无策。所以刚刚爬上来的青年只能在阖上箱子的短暂时间中飞速运转自己的大脑,并在最后选择了隐瞒这一选项。


 


“不,Percy。”他说,走上前去坐到对方身边的沙发上,柔软的触感让他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我很好。”


 


“哦不,小动物学家,那个才是你的。”Graves在Newt拿起那杯咖啡的时候按住了他的手,并且指了指桌上的另一个杯子,根据Newt的判断那是一杯热可可,“你脸色惨白,亲爱的,我想你应该早点睡,而不是喝这些有咖啡因的东西。”


 


“当然。”美国魔法国会的安全部长顿了顿,继续说,“你愿意与我分享一个杯子令我很惊喜,但我在这方面并不会让步。”


 


“哦——”这才意识到刚刚差点与自己爱人在杯沿边交换一个柏拉图式的间接接吻的Newt脸瞬间红到了耳边,匆匆忙忙地将咖啡杯丢在了桌上拎起属于自己的那一个,很明显不太适应自己这种露骨的行为,“我没有意识到——”


 


“你知道的,Newt。我爱的是有自我意志的你,所以我不会强迫你说任何事情,那是黑巫师才会干的事情。”Graves轻笑着放下了报纸,但没过多久又收起了自己的微笑,严肃地看进自己爱人的眼睛(即使对方现在还在不自主地挪开自己的视线),“但是我希望你有任何担忧的事,那就和我分享。那是我的责任,而我也将以此为豪。”


 


看进他的眼睛的Newt一度以为自己的防线会在那一瞬间崩塌,但很明显连他自己都过于看不起自己的耐性。还穿着孔雀蓝大衣的青年纠结地咬了一会儿自己的嘴唇,并在Pickett要冒出来做小告密精的前一秒克制住了自己:“不,你知道的,Percy,没什么大事,一切都很好。”


 


Graves默不作声地点点头,颇有些担忧地看了自己的爱人一眼,但还是收住了话匣。


 


 


 


 


 


 


 


 


 


哦,天哪。Newt心想,梅林的胡子会跑的石像鬼啊——


 


他不该就那么欺骗自己的,在这方面疏忽无疑是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任何没有见过事情所采取的的无视政策很明显就在这一次显得尤为愚蠢。


 


他在Graves面前平地摔了。


 


在没有任何障碍物,他精神状态良好的情况下,他在Graves的面前平地摔了。


 


哪怕在在动物面前摔倒和在人类面前摔倒他宁愿选择后者,Graves也绝不包含在内,发生这样的事他先前所有的隐瞒都像一张白纸一样苍白无力,雪上加霜的是他这次右手痉挛颤抖,他甚至无法将自己从地上撑起来。


 


愿梅林保佑我。


 


在他努力用手撑在地上却再次滑开以至于狠狠将自己的下巴磕在地上时他自暴自弃地看着Graves锃亮的皮鞋向他走来,在心里默默祈祷。


 


一切都很好?”Graves伸手把他拉起来,但声音里满是愠怒,还不能动弹的Newt本能地感到畏惧,然后飞快地抽手,然后倚在一边的墙上,“你叫这是‘一切都很好’?!”


 


“我能——”Newt说了一半又决定换一个说辞,“这是个——”


 


“最好不要让我从你嘴里听到‘这是个意外’这几个词,Newt Scamander。”Graves显然已经是暴怒了,哪怕他确实不知道Newt这一系列宛如还没学会走路的三岁儿童的样子令他摸不着头脑,但他至少十分清楚地知道这并不是个好兆头,而且,也绝对不是偶然,“你得和我去医院,对不起,我尊重你的个人意志,但这没得商量。”


 


哦,全名,好极了,他的爱人一定是气疯了。Newt吞咽了一口唾沫,绝望地想,刚刚的辩解都是一个错误,这毫无疑问更加激怒了气头上的Percival Graves。


 


希望他把我赶出去的时候能同意我把箱子留在他家里。


 


Newt在心中默默画着十字。


 


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GlioblastomaMultiforme GBM)。


 


“什么?”Newt没听懂似的又问了一遍,Pickett从领子里探出了眼睛,“您介意把它拼出来吗?”


 


对面的医生怜悯地看了一眼Newt,又战战兢兢地将目光转向站在神奇动物学家身后的魔法国会安全部部长,最终还是开了口:“其实这是麻鸡们对它的称呼,据我所知巫师界还只出现过几例这种病症,所以它还没有一个具体的名称。”


 


“所以你的意思是没有治疗方案。”Graves粗暴地说。


 


“据我所知,没有,Graves先生。”医生叹了一口气,“连巫术最发达的圣芒戈魔法医院现在都对此束手无策。”


 


他停顿了一下,收起了病历。


 


“我对此感到很抱歉,Scamander先生。”医生低头鞠了一躬,“我听说过您兄长的伟绩,他在一战中拯救了我妹妹所在的城镇。而我竟然不能为您付出些什么。”


 


不不不不不不,Newt在心里说,先别走,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既没做好接受这个病的心理准备,也没做好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被质问的心理准备。


 


“Percy……”最终他还是喟叹一声,好像这句话就蕴含了所有。


 


令他惊奇的是Graves没有说话,没有对他进行质问也没有愤懑地转身就走,而是站在他坐在木椅上的他面前,神情复杂地死死盯着他,然后蹲下来拥抱住了他。


 


他的爱人没有选择离去和苛责,或许把自己内心的恐惧和愤怒发泄到他身上,而是选择了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我想。”Graves在他耳边低沉地说,Newt听不出那语气里究竟都蕴藏了一些什么感情,“我们不剩多少时间了。”


 


“我很抱歉。”Newt反抱住自己的爱人,这时候死亡的威胁终于开始令他恐惧颤抖,“我对你隐瞒了。”


 


“我们没时间谈这个了,小动物学家。”Graves板着他的肩膀强迫他们直视,“我们要留着它们做很多事,不是吗?”


 


他的眼泪终于倾泻而出。


 


 


 


 


 


 


 


 


工作?”男人张牙舞爪地像个摄魂怪,“你的意思是我的弟弟在这里得了这个麻瓜里面才有的会害死他的该死的疾病,在这个他在慢慢死去的时候,我还得去管他妈的工作?!”


 


“天哪,梅西路易斯。”Graves后退了一步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投降,他现在可不想面对一个暴怒的精英傲罗,对方足以把他变成一只阿拉斯加犬(虽然他也可以),“Theseus,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简直不敢相信!”TheseusScamander抓狂一般地大喊,“我时隔那么长时间再一次见到我的弟弟居然是因为他得了这个什么——随便什么——而全世界都在告诉我我弟弟要死了?!梅林的平角内裤啊我在做梦吗?!”


 


“这是医院,先生们。”路过的护士不满地翻了个白眼,“希望你们能保持安静,还有很多病人在休息。”


 


“我要带他回英国。”Theseus长吐一口气,向Graves宣布,“我甩手了一堆魔法部的工作来听这个坏消息已经令我要崩溃了,母亲一定会心碎的。你不能阻止我,Percival,至少我要带他回家。”


 


“当然,我知道你会要带他回英格兰。那个魔法起源的郁郁葱葱的地方,他在那里度过了他生命的开端。”Graves低头叹了口气,“但我们是不是该问问他?”


 


“不用你说,Percival,我会尊重我的弟弟的。”Theseus也长叹一口气,Graves能听出来这对分别已久的兄弟再次相见的时机有多么令人心痛,“天哪,梅林啊,他还那么年轻,那么,没有一个巫师袍能契合他嶙峋的骨架。上一次我见到他他才刚从霍格沃茨肄业,除了尊敬的邓布利多教授,没有人愿意留住他,他只是一个木讷又害羞的孩子啊。你明白吗,Percival,当我去霍格沃茨那里接他,看到他迷茫的眼睛和他瘦削的骨架的时候,看到他拖着一个快和他差不多高的旅行箱,我恨不得把那个让他背锅的学生给阿瓦达了。”


 


“父亲很失望,然后他走了。”他又说,“现在我们要失去他第二次了。”


 


“梅林啊。”他哽咽一声,“他做错了什么啊?”


 


“为什么我的弟弟却,”他停了一下,“对此报之以歌呢?”


 


Graves无法回答他。


 


 


 


“是的,我会回去的,哥哥。”Newt和他的兄长互相亲吻着对方的脸颊,“但不是现在,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在这里完成,你能等等我吗?”


 


“当然了,Artemis,凭你喜好,亲爱的。”Theseus坐下来对病床上的Newt说,“我们也许可以把你送到麻瓜那里去。你知道的,他们对这个了解比我们多,就像我们不了解插头一样。兴许他们可以治好你的病。”


 


“如果那会让我忘记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的话。”Newt笑着说,“Percy和我讨论过了,它会导致这样的后果。那我不需要。”


 


Graves坐在另一边,紧握着Newt因压抑自己的悲伤而颤抖的左手。


 


你可以哭。他捏捏他爱人的手心,没有人会因此苛责你。


 


但我不能。Newt用他的大拇指摩擦着Graves的食指外侧,我不能让他也很难过。


 


他足够难过了。Graves心想,我也是。


 


 


 


 


 


 


 


 


“你得回去,Pickett。”Newt说,“求你了。”


 


绿色的护树罗锅依旧不屈不挠地抱着他的手指不愿松手。


 


“你知道的,不是吗?”Newt又说,他直视Pickett的眼睛,但对方只是挪开了视线,在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他自己,“我没法——我没法再带着你了。”


 


他就在那一瞬间哭了,眼泪静静地从他眼眶里流下来,而他的声音却没有哽咽,甚至没有颤抖。


 


“你得学会自己生活,Pickett。”他接着说,任凭眼泪砸在自己老旧的马甲上,“你和你的同伴们,在树上,而不是在我的衣领里,在我的身边。”


 


Pickett看他,叽叽咕咕地嘟囔。


 


“不,我没有抛弃你,我上次把你给那个人确实很该死,Pickett,但你明明清楚的,这次和那次不一样,差远了。”Newt说,“说心里话,Pickett,我也不想离开你。”


 


但他还是轻轻地将Pickett从左手上拽了下来,这次护树罗锅没有挣扎。


 


“我们该说再见了,伙计。”他转过身去,用手背擦干了脸上的泪痕。


 


“这地方不能没有你。”Graves将他拥入怀中,感受对方的泪水打湿他的衣襟,“没有你,他们可怎么办啊?”


 


“他们不能被人类们欺负,Percy。”Newt无声地叹息一声,“我做幽灵也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Graves很明显对这句话感到不满,他将手指树在唇前希望Newt别提这种事情。


 


“即使雷鸟还是会亲近一些人,但毒角兽怎么办?没有你谁还会跳交配舞呢?”Graves对他耳语,试图将这悲伤的气氛变得好一点儿,“即使有人可以喂养月痴兽,但没有你谁敢去喂毒囊豹?即使隐形兽那么友好,那不那么友好的独角兽还敢接近哪一个除了少女之外的人?谁能敏捷地再把博格特收进一个手提箱?谁能和密林里的马人互相尊重?谁还能在战场上驯服一条龙?”


 


“你都记得。”Newt抽噎着笑了一声,“我和你讲的每一个故事。”


 


“你的人生就是我的人生,小动物学家。”Graves说,“他们会好的,我还在呢,只要我的人生还存在,你的人生就不会灭亡。”


 


“尼伯龙根(Niflheim)。”Newt突然说,“我很担心他。”


 


“什么?”Graves皱起了眉头。


 


“嗅嗅(Niffler)。我很担心他。”Newt莫名其妙地看着Graves疑惑的脸,“怎么了吗?”


 


“你一开始说的是嗅嗅?”Graves紧张地问。


 


“是的。”Newt像意识到什么一样咬紧了嘴唇。


 


“梅西路易斯啊。”Graves轻声地说,安抚性地拍着对方的后背,亲吻对方绷紧的脸颊,“别害怕,我会陪着你。”


 


 


 


 


 


 


 


 


“亲爱的,见见Newt,他是我和Tina的朋友。”当Queenie向Jacob重新介绍他的时候,他已经无法很好的站立了。Graves推着轮椅将他带进那家温馨的甜蜜烘培坊,“这是Tina的上司,也是Newt的爱人,Graves先生。”


 


“你们好。”不减富态的Jacob和他们打招呼,看看Newt的轮椅,给予了一个共情的眼神。


 


“你好。”Graves微微颔首,他对这位麻鸡早有耳闻。Goldsteins和他的Newt都和他兴致勃勃地谈起过这位勇敢的麻鸡。


 


“阿喽(Allo)。”Newt说,在看到Queenie有些惊恐的眼神后慌忙又说了一遍,“我是指,你好。(Hello)”


 


“哦,亲爱的——”Queenie大哭着上前拥抱他,好像在不小心摄神取念的时候读到了刚刚他手足无措的想法,“没关系的,Newt,没有人会在意这个,你知道亲爱的Jacob不会的。”


 


Graves安抚地摩擦着Newt的肩。


 


“抱、抱歉,Kowalski先生。”Newt在安慰了一会儿Queenie之后转头对Jacob说,“我不太能流畅地说话——希望您不要在意。”


 


他看着Jacob烘培坊里的形态各异的面包们,险些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哭出来。


 


“什么?当然没事?!”听到这句话的男人夸张地说,然后友善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叫我Jacob就可以了。(Call Me Jacob)”


 


“很高兴认识你(Nice to see you),Jacob先生。”他说。


 


没有人纠正他的语法。


 


没有人觉得那是应该被纠正的语法。


 


晚饭时间所有人都一致保持着令人痛苦的沉默,在Newt无数次不小心将刀叉掉在餐盘上时,Tina努力地吸着鼻子以让眼泪维持着在眼眶里打转的状态,感性的Queenie早已泣不成声,因为难得要亲手料理,连热狗里的馅料都被她的心情搅得乱七八糟,Jacob对于Newt难以维持的动作报以担心的眼神,一边安抚着Queenie一边将Newt可能需要的东西尽可能地挪到他的面前。


 


而Graves只在Newt的刀叉掉下去的时候帮他拭干净捡起,重新交还给它们的主人。


 


他尊重他的爱人,相信他可以自己搞定这一餐。他明白Newt不希望在他生命中到现在为止独一无二的三个朋友间展现病态的那一面,他还是那个Newt Scamander,羞涩而又强大,温柔而又坚强。


 


“看啊,Jacob。”Newt突然举起了他的杯子,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轻轻笑了起来,“热可可。”


 


Porpentina·Goldstein的眼泪终于在那一刻决堤。


 


 


 


 


 


 


 


 


“在一切的结局,我依旧和你在一起。”Graves抚摸着Newt的面孔,看着那上面令人在意的雀斑,“我已经努力过了,很努力。”


 


Newt想说是的,但他开口发现自己说不出完整的话语,所以他只能看着他的爱人。他相信这是他一生中最初也是最后的,最长的对视。


 


“而我永远可以再努力一些。”领口别着蝎子的精英傲罗说,“我不会离开你。”


 


“今天嗅嗅也跑出去了,但我想他是来看你的。”Graves继续说,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枚金币,“可惜你那时候可能在睡觉,没能捕捉到他极度痛苦地割裂自己财产的一瞬间。”


 


他居然给了我那么一大堆金币,可惜再多也不能治好自己。Newt想,那么,祝他今后福运昌隆。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希望你记住。”


 


沉默了一会儿,Graves突然攥住他的手,他无法大力动弹,只能轻轻颤动的手。


 


“我爱你。”


 


他说。


 


Newt想说我也爱你,但他开口只支吾出一个模糊的音节。


 


但他的爱人竟因为这句话淡淡地笑了。


 


“我明白。”


 


他的爱人说。


 


 


 


 


 


 


Fin。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欢迎捉虫。

小斜阳:

这表做的好好啊。
本以为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没想到竟能用几十行说完。
博儿06年2月在二队认识的许昕,到今年整整十年。
那年U17,许昕是冠军,博儿第8名。
相识后8个月许昕就升了一队,这同样的一段路程博儿却用了三年。
博儿一共有五个世界冠军。一单二双二团。
这五个冠军里,除了单打,剩下四个都是和许昕一起拿的。
那个人陪他走过了他最重要的一段青春吧。

少女托马斯:

翻了很多资料和报道,整理信息,亲手给产文的宝宝们码出来的方博胖球记事年表,以后写现实向历史再也不用靠瞎编了*^_^*

少女托马斯:

翻了很多资料和报道,整理信息,亲手给产文的宝宝们码出来的方博胖球记事年表,以后写现实向历史再也不用靠瞎编了*^_^*

真的要祝福大蟒和公主
难得萌cp被拆了心情还是好到飞起是什么鬼
不会出坑昕博
就当喜欢另一个世界的他们在一起

压不下去的呆毛:

-YourA-:

看不到幼蟒奶博的双打于是只好自己搞一个。

可以自行搭配台词

///

比如这里设定的情景是蟒领先一局,小博有点着急森气(。

博:“这次是你发球(扔)

蟒:“(无奈摇头+抿嘴憋笑)”




永远剪视频剪到一半又在开小差搞别的

一个简单的实体书推荐(按时间顺序)

某某A:

我是一个ALL铁偏铁偏盾铁的粉,所以屁股一定是歪的,基本就觉得哇,这有盾铁糖,以及铁罐好帅来买实体书的……【。】图是我经常买的一家漫画,叫做钢铁月球的,当然,这里不是打广告,当当,亚马逊都有,大家随意购买。


PS:我入坑才1个月,10月17日之后才算入坑,所以有什么错误,欢迎指出,请轻拍QAQ谢谢






1.首先是《绝境病毒》这本是目前为止我最喜欢的一本,当年听说有钢铁侠的粉不满意钢3绝境病毒的设定,看完这本之后我才明白为啥不满,这里面的绝境各种时髦值啊……upup


2.再然后就是这本新复仇者,这个应该是新复仇者V1,2004大事件复仇解散,这本明确的就是说解散之后又复合了【有盾铁糖哦,一开始罐就去救队长了,然后夕阳下谈话重组复联】其实应该买的,但是我这次忘记买了……



3,下面就是大家熟知的内战,这个可以分开来买,也可以拆开来买


内战打包的顺序是内战前传(这本有光照会,个人觉得虫铁有大糖,里面peter跟着tony去听证会,然后tony给他打开一个新世界什么的2333)


然后下面三本基本,《内战》是主线,别的两本是支线,要相互交替的看的。跟世界末日一样,要复仇者V5 和新复仇者V3混着看的。《内战:超凡蜘蛛侠》当然是虫铁有糖,《内战:钢铁侠/美国队长》,当然是盾铁喽,而且私底下见面2次,一次是我要看着你的眼睛问,一次是我要看着你的脸才谈判,你们其实就是想见一面吧= =还有哦,是谁说我们是两路人不见面,下一刻又跟铁人见面的惹= =(内心毫无波动,我就静静的瞎个眼)……(这四本都不错,可以一起入手的!!)






4.《浩克大战世界》总而言之就是浩克来寻仇的故事,第一就挂的是罐(不过里面有罐的一段演讲,里面微妙的有虫铁的糖)……然后好像没有什么了?



当然,下面这幅图是上面的浩克大战世界时期,铁人个刊里面的图,不知道会不会收录到上面,要是有的话,就买了吧,肉体看起来十分美味……(要是有的话,求告知,有这幅图我就买!!!!!)


6.《五噩梦》里面有锤铁的糖(其实有点甜啊,锤哥那个时候跟tony闹掰了,然后在葬礼上,tony和锤哥拥抱任何人也不拥抱彼此,也不做任何眼神交流,锤哥走的时候,轻轻的锤了铁人一下,还把铁人的胸甲给捶裂开了……2333)虫铁(你知道我还会继续这样的,所以下一步呢?夕阳下,小虫给tony照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我很喜欢,我前面有repo的,自己翻翻吧。)很甜,当然,五噩梦下面就是删脑的剧情,会虐哭人的QAQ,不过删脑没有汉化……





7。然后就是这个《复仇者联盟1+2》其实就是《复仇者V4》内战之后队长又重新组队了,里面tony还说不要跟队长组队,怕会杀了对方……哈,队长说不会的……一语成谶偶……撕到天荒地老的世界末日的是谁和谁啊2333而且最后不肯放手的是队长啊……哎。(这本还有点虫铁糖的,突然想起来……)


还有啊,这边队长发现了tony参加了光照会,表示你居然有个小秘密团体?居然不告诉我,我十分生气,然后队长加入了光照会……这思路我也是……不能懂了……(我:这像不像当年你的群我必须都入的感觉?基友:不要太像!!!)


8.然后是《复仇者大战X战警》其实我没有翻过……【。】

9 《奥创纪元》奥创这本连页大场景特别多看起来那叫一个爽啊……对画师的细节刻画表示十分震惊。有大盾日常战损遍体鳞伤破破烂烂可怜的蹲在角落抱成一团,身边放个烂了的盾牌这种福利画面[????],奥创真是特别特别特别帅,糖不多因为前面在躲奥创后面在讲狼叔搅局子x去了……口味特殊的小伙伴也许可以吃到狼叔x隐形女这种xxx,不剧透# 感谢 @陈北城北 =w=做补充



10《复仇者联盟》我觉得这部就叫做盾铁的相爱相杀历史,你要是知道,故事的一开头,就是铁人洗了队长的脑,然后装作没事人一样跟队长和平相处,然后两个人又重组复仇者联盟,一开始有多甜,后面就有多虐……当然,这部就是复仇者V5,看厚度我就知道它没有出完,如果出完我一定会全部买一套= =+++认真说,V5是我入坑的原因,所以……


 @陈北城北 补充:这本应该是大事件无限,最后的616,然后就是秘密战争前奏,多元宇宙崩塌,神君doom,然后现在的anad了。这本强推的!!盾铁的性张力特别足,涉及到了地球以外的战线,场面也非常大。在这种全宇宙战争的场景里也并没有忽略盾与铁之间的矛盾,差异,冲突,随便一说旁白语气特别gay[xx。



11.终极战队,这个是平行宇宙1610的故事,所以不在顺序当中,以上。